西望川

【狼银/清水】Stolen jewelry

简介:无往不利的打手詹姆斯(罗根)和无孔不入的盗窃狂彼得都没料到这次会受挫。

*旧时间线,狼叔被史崔克招揽前。彼得是那个嚣张到跑去参加体育赛项破了好几个世界纪录导致变种人被禁赛的彼得,他的速度和欠揍程度都是超乎常人的。
*虎哥出没注意。
*我真的很喜欢狼叔是彼得见到的第一个变种人(同类)的设定。
*狼银老被点热度错觉狼银发达了吓得我把年前的文拿出来整完了。手机客户端不能编辑字体真是太难受了,我只是想加几个粗体……



充斥整个空间的震耳音乐、闪得人眼花缭乱的迪斯科球以及在舞池中尖叫扭动的男女人群都不是詹姆斯所熟悉并习惯的。在这个全世界都疯了的年代里,詹姆斯还是更愿意呆在售卖廉价啤酒的破旧酒馆里头。
显然他的任务目标并不会同意他的这个观点。
即使有这次老板提供的确切信息,詹姆斯仍然对于目标是个小孩的事实抱有疑虑——虽然老板振振有词地声称,就是这家伙闯入重重防守的保险库盗走老大正准备赠送给自己擅长撒娇的小情人的珠宝。而现在闯入詹姆斯视野的青少年一身让人不得不瞩目的闪亮装备——还嫌人们关注他的目光不够多似的——甚至能与他们脑袋顶上的发光镜面球所媲美。
拥有相当吸引目光的银色脑袋的家伙正对着位金发美人说着什么,而完全不自知自身张扬态度对于撩妹道路的阻碍——他自然而然地将未能上手美女的罪过怪到看起来颇有气势的成年男人身上。
“嘿,老兄,你没看到我正忙吗?”
彼得向着女孩离去的方向张望,并对拦住他前进道路上的男人发出抱怨。
当实际进行接触时对方的少年心性更为明显地表露出来,无论是他手中端着的碳酸饮料还是他不安分乱转的脑袋。詹姆斯沉下气,试图以相对温和的手段解决这事儿。
“皮特罗·马克西莫夫?就是你在几天前偷走了怀特先生的珠宝吗?”
詹姆斯注意到彼得瞟过来的眼神,并且他身上的节奏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缓慢了下来,先前匆促的急躁感忽然散去——这意味着这家伙终于开始听进他的话语了。但年轻人的脸上并未透露出任何心虚或是试图掩盖的迹象,与之相反的,他眉毛一抬,反而流露出些许沾沾自喜的姿态。
“是的,是我。”他语速飞快地作出回应,完全没有顾及他人是否能够听清语句的意愿,“那过程还算蛮刺激的。我打算把那玩意好好丢在我储藏柜的最高层,或者也许我会让我的'莉萨'尝试一下它们——噢,莉萨是我搬回家的人体模特——”他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不远处的长沙发上懒洋洋地伸展开,连头发丝都渗透出恼人的傲慢感,同时也磨去詹姆斯的耐性,“你是那肥家伙的手下吗?放弃吧,你们抓不到我的。”
年长男人企图以深呼吸平复自己被男孩的态度挑起的怒火,“嘿,听着,我没打算对一个孩子通过武力途径来达到目的——”
“你 应该 这么做。”彼得的胆子就和他之前表现出的张扬姿态相符的那般大。他一手撑着腰杆利用地理优势垂下眼瞅着成年男人,指间把玩着自对方唇间获得的雪茄。他的银色跑鞋轻巧地踩在吧台桌面上——就像他如何彻底破坏詹姆斯的忍耐底线那样。
詹姆斯拽住他被层叠裤脚包裹住的脚踝把他扯下那惹人恼火的高地——他发誓自己有 尽可能的 放轻动作从而避免男孩受伤的可能性——而尖利而瘆人的骨爪穿透皮肉飞快地延伸一直抵到彼得的鼻尖前几厘米处。吧台上摆放的不少玻璃制瓶杯被扫落在地,人群伴随叫喊散去,很快被自天花板上垂下的发光旋转球的玻璃镜片映照出的人影只有他们两人了。
“而你显然不应该这么做。”詹姆斯的声音因为忍耐而被压低了,“现在,交出你所偷窃的东西,马克西莫夫。”

虽然是清水但仍然连简书,因为发了好几遍都发不出去一小时过去还是仅自己可见。可他吗气死我了。
后续: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97459

评论(6)
热度(47)

西望川

=妄川。
最近沉迷叉男狼银狼。
擅长自嗨。
涉猎范围广,永远在寒带。
超杂食,什么有粮就能吃什么。
一个和善的会割大腿肉的好人。

© 西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